网尚裁员三成背后:版权分销模式受困被迫转型

时间:2020-01-08 来源:www.hszxw.com.cn

视频行业的侵权诉讼仍在继续。版权分销商和视频网站之间的利益纠纷是什么?为什么许多版权发行商会转型?围绕这些问题,腾讯科技近日陆续推出了一系列在线版权报告,试图从版权保护、企业转型、资本等多方面进行全面解读。这是第二篇文章,重点是企业转型。

腾讯科技讯(古天)2010年10月,北京王上文化公司(以下简称王上)互联网产品运营的关键人物郑智悄悄离开了第一家涉足视频版权分销的国内公司,选择新兴口碑营销作为他的新职业规划。

早在几个月前,在线反盗版商业维权的核心人物张东伟(微博)也开始秘密调整业务:从负责互联网V8产品到南下南京领导在线文化产业园项目,并开始在公司旗下运营影视城。

事实上,分别担任战略开发和运营副总裁的张东伟和郑智的业务转型只是公司整体重组的信号。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10月,网通经历了一场人事动荡,包括公司最高管理层、产品部门和营销部门近100人被解雇。一些网民甚至在微博上宣布了一些裁员。

腾讯科技打电话给王上公司,对方也说该公司最近确实吸纳了大量人员。这与Yoponpur发言人朱江在腾讯微博上的声明基本一致,即三分之一的工作岗位仍在削减。

”今年,在《大河报》等许多媒体曝光后,网景的现金流出现了一些问题。网景公司一直声称通过反盗版商业权利保护赚钱的模式已经出了问题,不得不进行业务和人员调整。”上述人强调得太多了。

网景的业务调整只是中国整个版权分销行业的一个缩影。在2009年《我的团长我的团》电视剧使版权发行行业流行之后,上游制作人和下游视频网站之间的版权发行人的利润不断受到挤压,迫使他们开始为多元化经营铺设棋子。

三大版权商模式演进

中国从事版权分销业务的企业主要有三种类型:以史圣旭日为代表的单一视频内容版权分销商,以王上和尤彭普尔为代表的视频版权和点播平台综合提供商,以及以激动网和乐视为代表的整合分销业务的视频网站。

net仍然以网吧为主要版权分销业务。该公司的主要盈利模式是以高价从生产商那里获得独家版权,然后招募代理商来打击盗版并保护他们的权利。

2010年3月,网通业务重心整体转移的内容首次向公众披露。除采取反盗版版权保护模式外,网络还开始成立数字电影管理公司和数字文化研究所,投资10亿元进入上游影视行业。

随后,互联网还推出了3款视频增值产品,即网吧视听大厅、硬件数字消费品商店和网吧数字视频分销平台,为网吧提供微型影院服务。

今年8月,仍由互联网运营的华政电影城在北京丰台区正式开业。10月,张东伟被调任经营南京影视城,从事一系列以影视为核心的综合性业务,包括休闲娱乐。

与此同时,中国电信和互联网仍在推广的网络电视也在悄然进行,汉王等终端的内容内置已经启动,数字内容下载机也已经在火车站、机场、超市等地投入试运行。

这意味着互联网将完全转变为一家“在版权分配、电影城、网络电视、下载终端等所有领域进行攻击”的公司

此外

然而,据业内人士称,史圣太阳之所以仍然坚持这一做法,是因为它不同于其他独立分销公司。被盛大收购后,公司只需关注版权领域,其他平台及相关的上下游都有盛大作为整体运营商来完善。

对于许多整合发行服务的视频网站来说,购买版权主要是为了自用,发行只是为了分摊部分成本,而不是为了盈利。

乐视首席运营官李嘉图承认:“视频网站通过百万获得的一些独家版权只能通过分销模式收回50%的投资,而其他版权主要通过收费和广告来补偿。”

目前,他们正在增加支付模式的实施,并引入新的版权收集措施。

据了解,为了更好地降低版权购买风险,乐视已经开始开发或购买版权购买评估系统,通过综合评估来预购“热门”影视版权。搜狐视频甚至成立了一个专家评估委员会,讨论通过几轮购买的所有独角戏。

转型背后的“鸡肋”。

事实上,网景和Ubuntu的转型是因为最初的主业版权分配的最佳时代已经不复存在。

2009年是国内版权发行商最好的一年。整个网络视频的版权开始流行。当时,版权分发者从制作人那里获得了独家版权,可以再发行近10份。仅在二级分销中,它就可以轻松赚取两倍的差价。此外,一些版权所有者积累了大量廉价版权,成为这股热潮中最大的受益者。

在Letv.com副总统高菲的记忆中,2004年购买版权的成本非常低,“当时基本上是卷心菜的价格”。正是提前购买廉价版权让Letv.com赚了很多钱。但是廉价版权的时代永远消失了。

除了分配版权来赚取差价之外,依靠版权保护来赚取利润已经成为另一种赚钱方式。其中,网络仍将这种模式达到极致。央视《经济半小时》曾报道,仅在2009年,一家仍在广东的互联网代理商通过大规模起诉侵权网吧赚取了高达1亿元。

然而,通过互联网赚钱的方式难以持久和发展。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制约网络维权赚钱模式的主要瓶颈有三个:“第一,授权代理人保护权利的程序版权资格不完整,即使收集了确凿的证据,也很难胜诉。其次,版权是一种及时消费的产品,其中许多很难及时获得证据。在不断的诉讼中,人们开始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雷区”。第三,即使我们打赢了官司,也很难执行。许多较小的网吧经常拒绝实施或拖延很长时间,从而增加了维护权利的成本。

在访问腾讯科技时,我了解到即使版权发行公司赢了,也几乎不可能从中获利。李加告诉腾讯科技,“目前,法院判给的赔偿太低了。在正常情况下,即使我们赢了,我们花了几百万美元买的一部戏也只能得到大约1万英镑的补偿。除去律师费和相关的劳动力成本,我们基本上是在赔钱。”

最后,许多特许经营者没有赚钱就大规模“逃跑”。据媒体报道,网景的美国投资者去年撤回了资金,一些知情人士也向腾讯科技透露,网景存在现金流问题。这些已经成为重组净裁员的主要原因。

“这不是网通业务中的问题,而是目前行业中常见的问题。2009年实现短期利润后,国内版权分销业务的利润普遍下降。分销是一种中介服务,已逐渐成为一种鸡肋。”版权分销行业的一位内部人士强调了这一点。

一方面,上游传统生产商和版权所有者,如中旅,正在进军在线版权分销领域;一方面,许多下游视频网站已经超越版权经销商的中间角色,购买dir

随着版权炒作期的结束,整个行业正在回归理性。这些诸多因素迫使许多版权发行商考虑多元化发行,以分散风险,"东方不亮,西方亮"。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